搜尋
  • 西班牙文化協會

成人學習西班牙語的原因和方法——我們學生的真實分享

已更新:6月 7

在香港,越來越多成人對學習西班牙語感興趣,其中不少人透過香港西班牙文化協會參加了小組或私人課程。為了了解我們不同學生的目標和憧憬,我們將會探討這些人學習這門語言的真正原因,也許這些分享也能助你更加了解西班牙語的魅力——Vamos!


Jerry和Arthur——兩個三十代初的青年人,是在我們學校的一個西班牙語小組中認識的。他們各自有自己的學習原因:Jerry在遊覽南美洲和復活節島後決心學習西班牙語,出乎意料地,她發現西班牙語的發音和她的母語——Bahasa Indonesia,一種在峇里島使用的語言,非常相似;另一邊廂,Arthur在西班牙著名的登山路線Camino de Santiago「生存」後明白到西班牙語的實用,於是也加入了學習西語的行列。


和他們一樣,Anika也參加了我們的成人小組課程,但不同的是,Anika的學習動機不止和她的個人興趣有關,也和她的工作有關。Anika是一名普通話老師,同時,她對歐洲語言有着濃厚的興趣,她想了解更多中文和不同語言的分別和相似之處,不單是起源自拉丁語的西班牙語,還有法語、意大利語、葡萄牙語等等。可能是命運註定,她剛好在香港有許多來自西班牙的學生,因此她認為學習這門語言可以協助她更好地向她的學生講解普通話。


Anika during her interview with Antonio, our Academic Coordinator, when they discussed the insights of her Spanish group lesson.


西班牙語也使Anika更好地了解她不同學生的文化,由於文化和社會行為往往都和人們的母語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在語言學上,這個現象被稱為pragmatics(語用學)。不止是Anika,其他像是Jerry和Arthur為了個人樂趣而學習西班牙語的學生,同樣喜歡老師在課堂上以影片、音樂等形式介紹西班牙和拉丁美洲的文化,他們都一致同意這些活動可以提高學生對這門語言的文化意識。其中,Arthur就特別喜歡他老師María的提議:在疫情之下,我們可以透過線上材料等的幫助,學習西班牙語之外,也可以在不需要離開香港的情況之下想像自己到西班牙語國家「旅遊」。

「有關西班牙文化的影片令我印象深刻,也使我們跳出思想框架。」——Arthur

因此,小組課程傾向考慮更多語言的社會性的一面,課堂內容亦常常涉及角色扮演、小組討論等。Anika認為雖然課程根據固定的大綱進行,但是她認為她的老師能夠彈性地作出調整,在跟隨課程大綱之餘也讓學生在課堂上有更多説話的機會,同時練習文法和詞彙。


當然,亦有學生更喜歡一對一的課程,其中他們的學習目標大多和其專業有關。以Claire為例,她是一名中學的英語老師,曾在語言學上深造,她同樣在課餘時間提供私人普通話課程,將來她也想成為西班牙語老師,因此選擇了一對一課程學習西班牙語。


而Jean是在2018年從法國來香港工作的化妝師,由於她希望將來可以到西班牙語國家工作,在這之前,她希望能先熟悉一下這門語言。Jean是這篇文章中唯一一個母語並非中文的學生,由於她的母語是法語,她在學習西班牙語上有很大優勢,進度亦自然比較快。


Claire和Jean都明白不是每一個學生都有相同的學習進度,所以她們希望在私人課程以自己的步伐學習,一對一課程意味更大的鞭策和推動力,使她們更快達成各自的目標,相對小組課程更輕鬆的學習環境,私人課程可能更有挑戰性。


相反地,Jerry和Arthur在和同學互動的過程中得到樂趣,像是以桌上遊戲練習西班牙語的文法等。而Anika除了學習和獲得樂趣外,也在課堂中得到了一些教學的新點子。作為一個外語老師,Anika明白增加西班牙語的投入對學生的閲讀能力以及文法的熟悉有很大幫助,因此小組課程對她而言更合適,比起較短和比較直接的私人課程,小組課程不但上課時間比較長,也有更多互動,令Anika可以在課堂中吸收得更多。



雖然我們的學生各自有不同的學習目標,但他們都一致認同西班牙語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通行的語言。它在網絡用户使用的語言中排行第三,人數高達344百萬,佔總人數的8%,僅次於1106百萬的英語(25%)和863百萬的普通話(19%)。而母語的統計上,西班牙語便躍身成為第二名,共460百萬人的母語為西班牙語,僅次於918百萬的普通話。最後,西班牙語也是世界上最多人學習的語言之一,只僅次於英語。因此,對於大部分香港人而言,在廣東話、普通話和英語之外,學習西班牙語不但可以有助他們的專業,也絕對足以讓他們和世界上大部分人溝通。

「如果我學會了西班牙語,我便能使用世界上最流行的三種語言。」——Claire,流利的英語和普通話使用者

除了其不可置疑的實用性外,Jean亦提醒我們學習一門新語言能幫助成人保持腦部健康運作,對她來説,這個過程就像回到學校一樣,不過成人的學習過程始終和我們兒時在學校學習的過程不同,現在的Jean更加投入,亦更加享受學習語言的過程。


在與我們的五個學生對話之後,我們發現他們在課堂以外對西班牙語有不同的學習方式,這一點更多取決於學生的性格而非他們的學習目標。


Jerry和Jean總是準時完成他們的功課,而Arthur則喜歡在上課前先做複習,並在有空時使用一些學習程式和西班牙語歌曲去複習;Claire作為語言學家,她有足夠能力利用文法書去協助自己進步,並能讓她在接下來的一節課向老師查詢她不明白的內容;Anika方面,她和她小組裏的其他學生成為了朋友,因此可以在課後時間和同學進行額外的交流,使她的西班牙語在日常生活中使用更自然,也學會了更多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句式。

「我無法否認在課堂以外我們很難去使用西班牙語,但我每次都確保自己會完成所有功課。」——Jerry

最後,我們亦問及他們將來繼續學習西班牙語的意向和動機。Jerry和Arthur在兩年前開始在我們中心學習西班牙語,現在他們已經馬上要完成A2課程,他們都表示會繼續學習B1,或者,B1之後也會持續地學習下去。當他們想到自己過去付出的努力就不想就此半途而廢,這令我們聯想到學習語言的「上癮性」——你學得越多,你越想繼續學習下去,因為語言學習的正面回報是無止盡的——尤其當你發現這門語言能幫助你與如此大量的西班牙語羣組溝通時。



Jean剛剛完成了A1課程,毫無猶疑地,她將繼續至A2課程,「我能説西班牙語了!」她在訪問完成時表現得十分興奮,她表示她將會在離開香港儘可能學習得更多內容,然後她就能到墨西哥或西班牙繼續她的工作。至於Claire,仍然在A1課程的中段,她暫時沒有一個清晰的目標,不過倒是比較擔心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如何應用西班牙語的問題。訪問結束時,我們所有人都很感激香港,這個歡迎所有人來臨的世界城市,使我們能在這個地方找到很多學習的機會。

「學習語言的唯一目的是與他人溝通。」——Claire

Anika呢?啊,我們忘記了問她這個問題,不過更重要的是,我們希望感謝我們願意分享他們個人經歷的五個成人學生,也希望這篇文章可以幫助你們更加了解我們的工作——教授西班牙語!

0 則留言